凤凰古城

山里瓦的“兄弟守望者”

我询问了相关信息,给一些当地组织打了电话,联系了北京的媒体。不幸的是,徐光汉的角膜直到他去世才被捐献,因为他不知道器官捐献的程序。

徐光汉去世的噩耗使王龙村民陷入悲痛之中。

一提到徐老师,村民们都动情地哭了。

1月3日上午8点左右,许广汉的葬礼上,附近约200名村民自发来到许广汉家,含泪送他离开。

老师一点也不凶。课后他将陪我们打乒乓球和跳绳。很有趣。

谈到徐老师,拉里小学一年级学生夏冯娟动情地说。

拉利屯的老村长张高山说,学校里有一个残疾小女孩不能走路。徐老师每天都带她回家,即使她病得很重,也没有停下来。

2010年初,徐光汉的弟弟放弃了他的高薪,取而代之成为一名教导员。当得知徐光翰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时,在广东工作的徐光利回家了。

每天,他都接替他嫂子的工作,帮他哥哥去教室。

徐光利担心弟弟会再次晕倒,搬了把椅子陪他去上课。

徐光利哽咽着说:“我哥哥曾经和我说过,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死去。最令人担忧的是,除了他的家人和学生,他说如果我离开,学校里就没有老师了,孩子们的阅读会成为一个问题。看到孩子们热切的目光,我感到非常难过。”

这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徐光利有了辞职回家接替哥哥的想法。

徐光利曾在广东的一家工厂担任质量检验员,月薪近4000元,但作为代课教师,他每月只有900元。

然而,2010年春季学期,他毅然辞去了工作,接替了哥哥的位置。

现在徐光利已经完全适应了教师的角色。

像我哥哥一样,我用心教每个学生。

徐光利说道。

徐光汉16岁的大儿子徐贤良说,虽然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但他会以父亲为榜样,努力学习。他将来也会成为一名教师,投身于教育事业,继续他父亲未竟的事业。

徐光汉一生贫困,没有给他的家人留下任何财产。当他快要死的时候,他用水彩笔为他的家人画肖像。

徐光汉死后的这些天,朱蔡林拿着丈夫为她画的画像,站在她家的讲台上,看着附近的教室,回忆着过去的幸福。

感觉他没有离开。

朱蔡林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