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新闻

中国对外开放对所有国家和地区开放。

自今年3月底美国单方面挑起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就有一些声音,比如指责中国,说我们不应该“逞强”、“不听美国的话”。本质是我们应该认识到美国的无知。

为了加强这种“不正确”理论,有些人甚至捏造邓小平同志在推进改革开放时“打败越南”赢得了美国的信任。他还说,中国的对外开放本质上是“对美国开放”,而不是对其他国家开放。

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美的恐惧和对美的崇拜”。

事实上,中国的对外开放和与世界的发展进步不仅是邓小平一代领导人的愿望,也是以毛泽东和周恩来为代表的第一代领导人的愿望。

然而,迈出对外开放的第一步或继续一步一步地开放绝非易事。

这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的主题是“冷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经济技术封锁政策,中国无法对外开放(1949年11月,在美国的建议下,成立了以17个西方国家为成员国的“巴黎协调委员会”,即“协调委员会”。

该组织的主要职责是对社会主义国家实施禁运和贸易限制。

当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在努力寻求与其他国家的平等合作。

中国是否开放与世界趋势密切相关。

当邓小平在1985年3月4日提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时,东西方的对立似乎有所缓和,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过剩和市场短缺也要求找到一条通向相对欠发达地区的道路。

邓小平在1984年10月6日会见外国客人时说,“西方政治家应该知道,如果他们不帮助发展中国家,西方面临的市场和经济问题将难以解决。

经济自由化不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也是发达国家的问题。

目前,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是发展中国家,更不用说重要的市场了。

如果世界市场只在发达国家中循环往复,那么它的扩张是非常有限的。

“对西方发达国家来说,邓小平的话是真的。

当时,引导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盈余,发展更大更深的全球市场,是大势所趋,也是一条艰难的经济法。

西方国家希望改善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开展更多合作。首先,它是由经济原因驱动的。

这就是经济决定政治的方式。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借鉴发达国家在制造业、贸易、科技、企业管理等方面的经验。以及他们治理国家的经验。与此同时,发达国家通过进入中国市场,解决资本无处可去的问题,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创建全球资源配置机制,形成全球产业链,并借鉴中国当代社会文明和国家治理经验。

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真实写照。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政治力量和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繁荣,人民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

西方国家和国际社会也从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受益匪浅。

崛起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和政治稳定的重要力量。

中国政局长期稳定,充满改革活力。这是许多国家羡慕的,也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大“基本红利”。

邓小平根据国家实力和当时的世界形势,提出了“冷静观察、稳定局势、冷静应对、低调行事、善于低调行事、永不言败”的对外关系方针。他们既不无助,也不“藏东西”,也不“取悦美国”、“满足美国”,而是实事求是,以发展中国人民的福祉和维护国家安全为最终目标。

今天,中国国力显著增强,世界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特朗普甚至想把中国视为“发达国家”。这表明这个时代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当然,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实施技术封锁的相关制度仍然存在(1996年7月,33个西方国家签署了《瓦塞纳尔协定》,并继续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实施技术封锁)。美国对中国国家安全利益的干涉尚未完全消除。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提出了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这不仅继承了邓小平的对外交往思想,也将中国的对外交往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和新的高度。

中国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不是一个人的表演,而是真诚欢迎各方参与。中国不会凭借自己的规模来谋求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是将与其他国家合作,实现双赢和共同发展。

可以说,中国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奏。今天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长期改革开放的历史必然。

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中国的对外开放都是向所有国家和地区开放的。

所谓“中国对外开放主要是对美国开放”是不存在的,也没有“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给了中国便宜”这样的逻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