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开户

福建村民求助“族长张弓”荷兰藏人说佛像已经转移

当地时间14日下午,中国福建村民要求荷兰藏族家庭声称张祖师坐在佛像里的首次庭审在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结束。

由于被告奥斯卡·范·奥维尔(Oscar Van Orville)声称已经转手佛像,福建村民诉讼代表坚持要求法院判决被告为其声称转手佛像提供证据,并披露新佛像持有人的身份信息。

原告律师“被告是欺诈性转让”原告律师指出,被告在辩护陈述中表示,当得知福建村民计划提起诉讼时,他与第三方达成了交换协议,将争议佛像交换给对方私人收藏的艺术品。第三方完全了解佛陀的争议,并希望保持匿名。

“根据荷兰民法典,本案中的交换违反了良好道德,违反了礼仪和秩序,也是旨在阻止原告行使其索要佛像权利的‘欺诈性转移’。

据此,原告律师重申两周前向法院提交的补充请求,要求被告提交其“交换协议”,公布第三方的身份信息,并裁定该“交换协议”非法且无效。

阳春村和东圃村的村民已经连续几天驻扎在赵广会馆,按照古老的制度祈祷张宗主的回归。

林文庆拍摄了荷兰藏族人范·奥维林的照片,“第三方希望保持匿名”他回答说,“交换协议”只是口头协议,在协议谈判期间没有书面文件和电子邮件可提交。

他的律师以第三方希望匿名为由,请求法院在未经法院同意的情况下驳回原告的补充请求。

被告律师立即提出“原告的主张已经变更,需要补充答复”,法院予以批准,要求被告在六周内提交补充答复。

一小时的庭审持续了三个多小时。

控辩双方对前述争议继续持有不同意见,如中国村民委员会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被告购买的佛像是否为张弓的始祖,被告购买行为是否善意取得,佛像内的肉体是否为荷兰法律定义无法产生所有权的“尸体”。

原告申请对被告购买的佛像进行独立的科学评估,范奥维林拒绝了,理由是第三方希望保持匿名。

法院建议双方继续就归还佛像进行谈判,并邀请“交换协议”中的第三方参加谈判。

福建村民的律师同意范·奥维尔·林仍然拒绝,理由是第三方希望保持匿名。

村民们在照明大厅里祈祷张宗主回到家乡。

佛像的新持有者是谁?听证会后,被告范·奥维尔·林(Van Orville Lim)告诉记者,他买的佛像不是张弓的祖师,佛像中卷轴上的汉字“没有解释任何问题。

他说:“不难理解,新的佛陀持有者希望保持匿名。

这件事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不想有这样的麻烦。

“在法庭上代表福建村民的中荷法律小组的荷兰律师詹霍尔特·海斯(Janholt Heys)告诉记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案件的关键是让范·奥维尔姆透露谁是佛像的新持有者。

被告有权书面陈述拒绝发表的理由,福建村民有权再次提交书面声明予以反驳。法院随后将对此事做出裁决,这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霍尔特伊斯说,“一旦我们知道了新持有者的身份,我们就可以把他介绍到法律程序中,并要求他归还佛像。

如果法院驳回这一主张,我们将继续主张,被告没有诚心诚意地获得佛陀,张弓的尸体是荷兰法律定义的“尸体”,不能被占据,被告应该赔偿村民因易手佛陀而造成的损害。

“关于被告对中国村民委员会诉讼主体资格的质疑,霍尔特伊斯告诉记者,原告已经向法院充分证明,根据中国法律,村民委员会具有特殊的法律人格。荷兰司法判例表明,法人也可以提起法律诉讼。如有必要行使法定权利,荷兰法院也接受了“代表”。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克服与案件可受理性有关的这一障碍并不难。

2014年10月,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关于张族长纪念品的展览。其中有一个中国佛教僧侣的身体形象,标题大约是公元1100年

2015年3月,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五山乡阳春村村民表示,此次展览与1995年被盗的宋代宗师张宫刘权的身体形象非常相似。

2015年3月,福建省文物局确认,匈牙利展出的“坐在肉身中的佛”应该是1995年在阳春村被盗的张宗主的形象。

2015年11月,福建启动了跨境司法追索程序,因为荷兰藏人提出了高额赔偿并指定了存放地点,这是中国无法接受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