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

M2今年的空反弹幅度有多大?-对2017年9月金融和货币数据的评论

事件:中国人民银行于2017年10月14日公布了9月底的数据。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9.2%,人民币贷款1.27万亿元,社会融资1.82万亿元。

1.M2触底反弹至9.2%。基本因素几乎没有影响。主要原因是非金融行业存款增速回升,其次是金融行业存款增速也同比上升。

尽管预计M2今年内会反弹,但总体来说仍处于低位,年底时仍维持9.0%-9.5%的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在非金融部门,企业部门存款的同比增长率在连续半年下降后有所回升。虽然利率很低,从7.77%到7.93%不等,但这可能意味着广义信贷增长率持续下降的趋势有了转折点,货币衍生能力略有提高。

2.信贷继续超出预期。预计贷款总额将达到13-14万亿元,同比增长12-13%。

9月,投入1.27万亿元,全年投入11.16万亿元,创单个月新高。这可能表明第四季度的信贷额度好于预期。随着一些表外贷款回到表内,年初设定的12万亿元信贷额度的高概率将得到调整。

从贷款结构来看,9月份企业中长期贷款比重上升,居民中长期贷款比重下降。

3.社会融资规模为1.82万亿元,主要是表外融资大幅反弹,反映了对非标准融资的巨大需求。

社会金融同比增长率从上月的13.1%降至13.0%,这是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4.考虑到地方政府债券置换贷款的社会融资规模较大,同比增长率从上月的13.9%降至9月的13.5%。

更广泛的社会融资仍面临回落的压力,预计今年年底将降至13%左右。

由于基础广泛的社会金融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年初基础广泛的社会金融同比增长率略有下降,反映出第四季度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然而,这一有限的范围意味着货币政策难以改变,这也是流动性在减少后仍然没有松动的根本原因。

本文的主要内容如下:1 .M2反弹和M2触底反弹至空之间的9.2%的原因。基本因素影响不大,主要是因为非金融部门存款增速回升,其次是金融部门存款增速也同比回升。

其中,非金融行业企业存款同比增速连续半年下降后出现反弹,居民存款同比增速基本持平。

虽然企业部门的存款回收率很低,从7.77%到7.93%不等,但这可能意味着广义信贷增长持续下降的趋势正在转向,货币衍生能力略有提高。

金融方面,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减少8675亿元,但同比增长9.0%左右,高于上月的7.0%。

央行发布信贷资产负债表后,这两个数据的计算将更加准确,需要关注未来趋势。

尽管预计M2今年内会反弹,但总体来说仍处于低位,年底时仍维持9.0%-9.5%的判断。

M2过去持续下降的最重要因素是企业存款的持续下降。这背后是房地产销售的放缓,以及与同行、资产管理和表外活动密切相关的银行股本和其他投资主体扩张的放缓。目前,前者的下降趋势较为明显,而后者的严格监管方向实质上没有改变,这都限制了M2反弹的高度。

详见“从M2结构变化看未来趋势——对货币的研究与思考3”和“理解存款为何从十位数下降——对货币的研究与思考4”。

其次,信贷投放的速度没有放缓。信贷继续超出预期。预计全年信贷投放规模为13-14万亿,同比增长12-13%。

9月,投入1.27万亿元,全年投入11.16万亿元,创单个月新高。这可能表明第四季度的信贷额度好于预期。随着一些表外贷款回到表内,年初设定的12万亿元信贷额度的高概率将得到调整。

企业中长期贷款比重上升,居民中长期贷款比重下降。

从贷款结构来看,住宅部门占全部贷款的58%。其中,随着央行对消费贷款的审查,短期贷款增速大幅放缓,比例保持在20%不变。与此同时,房地产销售的下降和银行抵押贷款的限制已将中长期贷款的比例降至38%。

在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例上升到39%,而短期贷款出现负增长。银行强烈支持信贷流向实体经济。

这也将继续支持固定资产基金的可用性。

第三,表外融资比重大幅上升,社会融资规模增长1.82万亿元,主要是表外融资大幅上升,反映出对非标准融资的巨大需求。

此前,银行表内信贷是社会融资的主要渠道,占比超过75%。

本月表外融资占总额的21.8%,前五个月平均为6.3%。信托贷款总额2409亿元,票据融资连续第二个月反弹783亿元。委托贷款由负增加到正775亿元。

直接融资占12%,公司债券总额1668亿元,明显高于可观察的信用债券融资规模。

4.应当更加关注基础广泛的社会金融增长率的下降。官方社会财政增长率从上月的13.1%连续第二个月下降到13.0%。

考虑到地方政府债券置换贷款的社会融资规模较大,同比增长率从上月的13.9%降至9月的13.5%。

预计广义社会融资将继续面临下行压力,年底将降至13%左右。

广义的社会金融与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有很高的相关性。

广义而言,社会金融经历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同比传导滞后,过去为1-2个季度,近年来扩大到3-4个季度。

在前一轮中,广义社会金融同比增长率从底部反弹的时间点是2015年6月,而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率触底的时间点是2016年3月。

本轮基础广泛的社会融资同比增速快速下降的时间点是2017年1月,从16%降至15%左右,预计将在今年第四季度传递到经济层面。

这将在第四季度给经济带来下行压力。然而,范围有限意味着货币政策难以改变。这也是调整后流动性仍未松动的根本原因。

请参考“跳出周期,认识到经济超出预期的真正力量——最简逻辑的第三个要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